苏子渊

请让我变得更甘于寂寞一点。——牢骚的子博。

封面来自九条轮

【淑君屠】粉,红(邪教3p车)

翻来覆去先生*doge:

*淑女性转啊性转,屠受啊屠受
*两个有点问题的兄弟的一见钟情
*邪教不喜勿入
*ooc的可能
*黑暗向强制play预警
*一大坨剧情
*链接走评论!!!




     屠龙在洗衣房中见到了他的新邻居。
     粉色的头发在整个冷色调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明显。
     先进来的青年衬衣上还有着新鲜的血迹,被松松扎起的长发末端甚至被血粘成了一缕。
     他旁若无人的把他的衬衫从身上扒下来,扔进了洗衣机,然后他转过头来,像是终于发现这里有一个人:“嘿,伙计,你的洗衣液”,他用手指点点屠龙脚边的方向“你不介意吧,借我用用?”
      屠龙把它递了过去,眼睁睁看着他倒了满满一瓶盖那么多——一件衬衣绝对用不了的量,灌进了洗衣机。密封的容器内充水轰轰作响,瞬间搅起了过量的粉红色泡沫。
      “oh,well.”青年舔了舔唇,“我想我会多一件粉色衬衫了,是吧?”他向身后看去“小君。”
      屠龙下意识的把视线放在那个面容更加年轻的,同样是粉发——说真的屠龙已经不是很懂时尚的潮流了——的少年身上。
      少年用戒备的目光扫了他一眼,“或许吧,哥哥。”
      实际上他的衬衫上也有不少血污,被叫做哥哥的青年就问了一句“你不脱下来洗洗吗?看起来好脏。”
      “不用了,这件衣服我不要了。”少年见哥哥与他交谈时走神目光歪向屠龙处,嘴角渐渐紧绷“哥哥!还在这里做什么,我们快回家吧。”
      他有点烦躁的也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,扔进了垃圾桶。和他哥哥不同,少年衬衫中没有工字背心打底,赤裸白皙的上身就这么暴露了出来。
      屠龙一瞬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,他大概不应该晚上出来洗衣服。
      他把脸瞥向一旁,还是看见了少年后背上有一道伤口,还淌着血。
      或许这是他丢掉衬衫的原因,因为逐渐扩大的血迹,而他正面朝着自己的兄弟,显然是不愿意被对方知道情况。
      他隐蔽的瞪视屠龙,一直不算友善地目光中又带上了威胁。
      目光下移,他看了一眼屠龙手中抱着的洗衣框,最上面有一件黑色的运动外套。
      屠龙看懂了他该死的示意,他想要那件衣服,作为遮挡。
      出于各种原因,屠龙都不会把这件衣服,借给一个陌生人。但是,在老区,布鲁克林,晚间两个带血的言行诡异的兄弟,很难不让人多想。
      屠龙有自保的能力,但这并不代表他想惹上什么事,因为这将打扰到他的生活,很麻烦。
      所以他把衣服递了过去,犹豫了一下又补上一句:“晚上风大。”
      把这一幕尽收眼底的青年脸上似笑非笑,或许在他看来这是一次拙劣的搭讪行为。
      更可笑的是这个小君的眼中有一丝不可置信。
      青年走到屠龙的身边,沉默两秒突然发话“对了,好像还没有自我介绍,我是淑女,那是我的弟弟,叫君子。”
      他揽住屠龙的肩“我们是你的新邻居。”


      淑女和君子一前一后的爬着老旧的楼梯,哥哥依旧只有一件单薄的背心,弟弟身上却多了黑色的外套。
      实际上,在衣服洗完之前,淑女拜托屠龙把自己的衣服最好一起收了,明天顺带着送到他家里来。
      而他们善良的邻居答应了。
      “小君,你觉得我们的新邻居怎么样?” 淑女的话在幽静的走廊里飘荡,传来微弱的回声。
      “不怎么样。”君子声音冷淡。“哥哥以后你少和他接触。”
       淑女在黑暗中扯出一个谁也看不见的微笑,“可是我觉得他是一个值得交往的人,你需要朋友,不,小君,我们都需要朋友。”
       君子拧着略长的袖口,没有回答。
       楼道里只剩下淑女爽朗的笑声。

       君子站在床前,拉开了上衣的拉链,黑色的运动服被他握在手上,挺括的面料因为沾有体温而变得格外温软。
       淑女大概是喜欢新邻居的。
       屠龙.....他从脑海深处挖出这两个字来。
       夜风从大张的窗户缝隙中吹来,皮肤立刻激起反应,汗毛竖起来给他一种别样的快感。
       他把脸埋进衣服里,深深的吸了一口,浓重的血腥气和微不可查的汗水混和洗衣液香精的味道,像香水的后调。
       他的脸发烫,绯红一直延伸到耳尖。


       那件果然染色了的衬衫,被拖出洗衣机时,还带着大量残留的泡沫。
       接受他人嘱托的屠龙,望着一片狼藉的洗衣机内胆,叹了口气准备回家处理。
       他把衬衫装进小盆里,上楼的时候忍不住闻了一下,廉价的香气盖过了血味,但是衣料上血延伸的轮廓却没洗下去。
       他脑中不断猜测兄弟二人的身份,总之不会是什么亲善之徒,就是了。
       最好的做法是,不要有太多交集。

       第二天下午,准确的说是太阳落下的黄昏时分,屠龙敲响了邻居的门。
       当屠龙几乎以为没人在家的时候,门突然向内开了,重心压在上面的屠龙趔趄了一下。
       君子还穿着他的黑色运动衣,因为比他矮所以眼珠上移看着他。
       他的手里还提着一瓶红酒,像是刚刚从门口的酒架上取下来的。或许没有这个行为,他会一直听不见屠龙的叫门声。
        “er..你哥哥的衬衣...”屠龙把手里的衬衣往前递了递。
        “.....”君子没有接过去。
        这让屠龙有点窘迫,他嘴里解释“你知道的,白衬衣总是容易染色,昨天淑女的身上沾了不少...东西....所以.....”
       君子把衣服从他手中拽走,随意的往后一抛,落在了地上“以后不要那么亲昵叫我哥哥的名字。”
       “嗯。”屠龙有点头疼,他看着君子身上的外套,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        君子突然狡猾的笑了一下,“外套,是吗?”
        屠龙作为债主,却有种心虚的感觉,好像他把外套从这个少年手里拿回来是不对的事。
        “转过身去。”君子拉开拉链,“我要脱衣服。”
         屠龙边转头边诽腹少年昨日的豪放,一阵安静后,他的后脑爆裂般的疼痛。

         君子看着软到在地的屠龙,把酒瓶残骸随手扔出门外,无声的笑了起来。



下文走评论!!!

评论

热度(131)